郭璞著述的葬经原文与凌通先生的白话释义(上篇)

  • 作者:凌通
  • 分類:阴阳风水
  • 時間:2018-04-28 09:31:30

葬者,藏也,乘生气也。夫阴阳之气,噫而为风,升而为云,降而为雨,行乎地中,谓之生气。生气行乎地中,发而生乎万物。

凌通释义:

葬者,藏也,就是死者入土埋葬和埋藏之意。若想葬之有利,藏的适宜,就要乘生气。宇宙自然间的五行阴阳之气,盈而外溢就为流动的风,升而在天就为飘动的云,遇冷凝聚就降而为雨,分布于大地之中的状态,称之谓生气。生气运动行走在大地之中时,能够生发万物,所以大地被称为地母,即万物之母。

人受体于父母,本骸得气,遗体受荫。盖生者,气之聚。凝结者成骨,死而独留。故葬者,反气纳骨,以荫所生之道也。气感而应,鬼福及人。

凌通释义:

每个人都是受体于父母,若父母的逝世后的骸骨得到生气的滋润,那么遗体也会受到荫庇。生气生发万物,人之出生是来自于父母生气的聚合而致。其生气的凝结部分就是人的骨骼。

人死后皮肉腐烂,独留下生气凝结形成的骨骼。所以葬者的骸骨,反纳入地中的生气后,感应作用于血脉基因皆同气相留之人,也就是庇荫到所生的子孙。这就是葬乘生气的道理,好比同频率的电波一样,相互感应。所以本骸得气,遗体受荫。

是以铜山西崩,灵钟东应,木华于春,粟芽于室,气行乎地中。其行也,因地之势,其聚也,因势之止。古人聚之使不散,行之使有止,故谓之风水。

凌通释义:

所以铜山在西方崩塌,而受其同类生气铸造而成的铜钟,在东方也会因此感应而鸣响。树木在春天生长,藏在室内的粟种同时也会发芽,这些都是因为地中的生气运动变化所致。

生气行于地中,虽然肉眼不可见,但却可以通过龙脉(山脉)的行走起伏,穿峡过帐等地势特征来判断,而龙脉的行走之势止住,也代表着生气的凝聚静止。古人为了使生气聚集而不散,运动行走而静止,所采取的判断方法与措施,称之谓风水。

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气之盛而流行,而其余者犹有止。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。经曰:外气横行,内气止生,盖言此也。经曰:浅深得乘,风水自成。

凌通释义:

由于葬的主旨是乘生气,得水即可得较旺盛的生气,所以好的风水葬法,是以得水为上乘,其次才是藏风。因为水是生气凝结聚集的体现,即使水源过长,流量过大,生气过于旺盛而外溢,还是可以使其静止。

风是生气盈而外溢的扩散的状态,所以藏风之意就是密封深埋,使生气不散。余气虽然零散但在地层深处,也可以聚积使其不扩散。所以经书说:外溢的生气到处流行(风),没有外溢的是静止的生气,也就是内气。经书还说:深浅得宜,好风水自然而成。

土者,气之母,有土斯有气。气者,水之母,有气斯有水。故藏于涸燥者,宜深;藏于坦夷者,宜浅。经曰:土行气行,物因以生。

凌通释义:

土指的是大地。为生气之母,有土才有生气。生气是水之母,有生气才会有水。如此生气从肉眼不见的抽象的概念,有了具体物质的承载得以观察。所以葬于涸燥缺水之处,由于生气稀薄适宜深葬于大地。而在平坦之处,水源密布生气旺盛。适宜浅葬。经书说:土发生变化,生气也会发生变化,万物随之而生。

葬山之法,势为难,形次之,方又次之。夫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。

凌通释义:

葬在山区的阴宅选址方法,以审查地势最难,其次就是观形,再其次才是理气(方即理气)。势与形合称形势,也就是风水峦头派中的形法,理气则称之谓理法。

势为龙脉从远处而来的大势,例如山水龙脉的虎踞龙盘,奔腾起伏,弯环曲直;形是穴场近处的状态,例如穴后的乐山,穴前的案山,左右龙虎,明堂大小和秀峰吉水等,这其中也好比是动与静两种状态。

势与形顺者,吉。势与形逆者,凶。势凶形吉,百福希一。势吉形凶,祸不旋日。千尺之势,宛委顿息,外无以聚,内气聚于地中。经曰:不蓄之穴,腐骨之藏也。

凌通释义:

远处而来的势与近处静止的形,两者若是相得益彰,则为吉象,否则为凶。例如:来龙之势迅猛,生气旺盛,形则如龙腹般秀丽静止,则势与形动静相宜,互相协调而主吉。反之若是势凶形吉,则主福也不多;或势吉形凶,祸灾便会立至。

又如:来龙如万马奔腾,而明堂狭窄,没有远朝近案,左右龙虎,也没有秀水,如此穴场之形与来龙之势不配对,根本无法承载聚合来龙之气,就会消散与大地之中。所以经书上说:不能集蓄气的穴位,只能是让骨殖徒然腐烂之葬。

上地之山,若伏若连,其原自天,若水之波,若马之驰,其来若奔,其止若尸,若怀万宝而燕息,若具万膳而洁斋,若囊之鼓,若器之贮,若龙若鸾,或腾或盘,禽伏兽蹲,若万乘之尊也。

凌通释义:

凡上等之地的山势,其形状连绵不绝,似乎来自天边,气势磅礴若隐若现,行龙起伏如波涛汹涌,如万马奔腾而来;龙停静止时又如尸般不动。穿峡过峡若身怀万宝般至展庞大,束气成咽的中间又似燕息般细巧。

好象具有万膳之美食却而又秀丽洁如素斋,其蓄气如同鼓起的皮囊,或象存储东西的器皿,毫无散漏。如龙盘凤舞,瑞兽伏蹲,似万乘之尊的帝王。

地势如脉,山势原骨,委蛇东西,或为南北。宛委自复,回环重复,若踞而候也,若揽而有也。欲进而却,欲止而深来,积止聚冲,阴和阳工,土厚水深,郁草茂林,贵若千乘,富如万金。经曰:形止气蓄,化生万物,为上地也。

凌通释义:

平地支龙之势也如山龙之脉,地表的脉络如蛇行一般,由东向西,由南向北,曲折逶迤,盘旋回复,就象蹲着等候什么,又像怀抱着什么。似欲前进却又后退,似欲静止却又纵深而来。

其气积止又聚冲,阴阳既是统一又是对立的和谐共存。土厚水深,草木茂盛,这种就是千里挑一,富如万金的贵地。所以经书说:龙形而止,生气积蓄之地,可化生万物,为上乘之地。

地贵平夷,土贵有支。支之所起,气随而始。支之所终,气随以钟。观支之法,隐隐隆隆,微妙玄通,吉在其中。经曰:地有吉气,土随而起,支有止气,水随而比。势动形顺,回复始终,法葬其中,永吉无凶。

凌通释义:

平坦之地要得支龙为贵。无论是陇龙或支龙,生气都是随着龙脉的分支伸展运动,支龙停止生气也随之而止,观察支龙的方法,其形势隐隐约约,要从细微处仔细辨别藏于其中的吉力。

经书上说:平原之地的吉气,是随土而起脉,生气蕴含于支龙,龙止气止,水源也随之伴随,若势动而形顺,且弯环曲折,葬于此处为永吉无凶之地。

夫重冈叠阜,郡龙众支,当择其特,大则特小,小则特大,参形杂势,主客同情,所不葬也。

凌通释义:

在峰峦重叠的冈阜丘陵,龙脉的众多枝干皆会聚于此。当选择特而不群的龙脉为用。若其余山峰皆臃肿肥胖,就选择其中细小秀丽者为用,而群峰皆小,则选其高大卓拔者为用。若都是参差不齐,主仆不分的杂乱山峦。,是决不可以取之为葬者之地。

夫陇欲峙于地上支欲伏于地中。支陇之止,平夷如掌。故经曰:支葬其巅,陇葬其麓。卜支如首,卜陇如脚,形势不经,气脱如逐。

凌通释义:

山陇之龙在地面上峙立高耸,支龙在平地之中潜藏而行。无论陇龙或者是支龙,其气止之处,明堂平坦如同手掌,穴多结于此。所以经书说:平地之龙要葬在高处,而山陇之龙须葬在山麓。所以,平地龙点穴在头首之处,山地龙点穴在山脚之下。否则若是形势和葬法不合度,生气便会扩散逃逸。

夫人之葬,盖亦难矣,支垅之辨,眩目惑心,祸福之差,侯虏有间。

凌通释义:

因此,人要想葬个好地,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支龙和陇龙各自不同的点穴与分辨方法,让人眼花心乱。而吉凶祸福与富贵贫贱的差异,全在于选址点穴的关键。

山者,势险而有也,法葬其所会。故葬者原其所始,乘其所止。审其所废,择其所相,避其所害。浅以乘之,深以取之,盖以通之,闢开以固之。

乘金相水,穴土印木,外藏八风,内秘五行,天光下临,地德上载,阴阳冲和,五土四备,是以君子夺神功改天命。

目力之功,工力之具,趋全避缺,增高益下,微妙在智,触类而长,玄通阴阳,功夺造化。

凌通释义:

山脉来龙形势雄浑险峻,其中会有吉穴。而葬法就要明察来龙的祖山,再看其出脉所停止之处,看清楚龙脉的形势,避开有害的形煞不吉之处,选择有益的秀丽吉利之处等。坦夷宜浅,涸燥宜深,对闭塞的生气要媾通,对过于开阖的要稳固以防其扩散。

选择好的山脉和水源,穴内生气要适应棺木内的尸体或骸骨。藏八面来风使其生气不散。内要秘合木火土金水五行的生气。上应天时,下合地利,燥湿寒暖与高低适宜。这些都全凭术者的目力和智力,灵活运用,从而趋吉避凶,自然功夺造化(未完待续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