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徽派建筑的风水设计看古人的家居智慧

  • 作者:凌通
  • 分類:阴阳风水
  • 時間:2018-04-21 11:36:59

凡是到过徽州的朋友,一定会对徽派建筑留下很深刻的记忆。这种白墙黑瓦马头墙的建筑特征,每一处细节无不承载着历史的厚重,最为重要的是:唯有精通风水学的易学研究者,才能更为深切的体会到其中的家居智慧。

余自幼便在这种环境氛围下长大,至今老家的祖宅依然还是保存着这种风貌,感受也更为直接,下面便和大家一起来看看徽派建筑中,隐含了哪些古人们对于居住的智慧和风水的文化。

u=2387621529,3518866066&fm=27&gp=0.jpg

先贤们早在几千年前就提出了天人合一,道法自然的观点,风水建筑的家居理念亦与此不谋而合,提倡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,也就是人与地合,地与人和的学问。

《黄帝内经》曰:宅以形势为体,以泉水为血脉,以土地为皮肉,以草木为毛发,以舍屋为衣服,以门户为冠带。由此可见古人对住宅的重视。所以房舍就好比是人体,人体内的气息决定着每个人的健康,而房宅的磁场则决定着居住者健康人品和家运前程的吉凶祸福。

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的中正平和,藏拙含蓄、知礼有序等人生的大智慧,而古老的人文风水学中,同样把这些概念融入了建筑与文字之中,将每所建筑和每个文字都赋予了独到的灵魂。首先我们来看看中正平和:和者也,无论社会还是家庭,都是合则两利,以和为贵。

风水有云:贵屋从来方正局。传承数千年的徽派建筑典型特征,第一个就是方正,其实也就是中正平和。这也反映了古人的教育,同时也是古徽州自古以来文人辈出的根源所在,哪怕就是古老的徽商也讲究儒商文化。

我国房屋的朝向多为坐北朝南,徽派建筑也不例外。这与我国特殊的独特的气候风向有直接关系。我国地处北半球,春天东风,夏天南风,秋天西风,冬天北风。春天万物复苏,所有生命包括细菌都开始重新滋生,所以春天感冒多,一定要多通东风,而夏天闷热,要有南风吹进所以凉爽。

坐北朝南吹进的是东南风,合理避开西北风,冬暖夏凉、最有利于人体健康和通风采光。徽派建筑大多不会将大门正中开在正南,而是略偏一点以东南方最多。一来可以更好的纳入春天的东风和夏天的南风,二来东南为巽卦,巽为风主传播也代表文昌星的磁场能量,反映了古人对教育的重视。

在古建筑风水学中,门户之见不能直接相对,这就好比是官字,上下两张口代表着口舌官非与家庭纷争,所以大门与院墙们不会相对。同时在风水学中也以直冲不吉,曲折为妙。故云:水忌直冲堂忌无余气。于是在进了院墙门之后,首先要有一个照壁。

照壁这不仅很好的解决了门门相对的问题,同时也具有挡煞的作用,化解了门外直冲而来的邪祟煞气等,古时候的富贵人家,更是在照壁上布置了福禄寿喜等图案。目前最为气派的当然属于故宫皇家的九龙壁。

timg-1.jpeg

以周易中远取诸物,近取诸身的拟人原理看徽派建筑:

门户为出入之中枢和重要的纳气口,门户即为嘴。如人进食吃什么食物至关重要。而纳入的生气想留住便要藏风纳气。这与传统文化中藏拙含蓄的理念不谋而合,藏代表内敛包容和博大精深,聚代表人心凝聚,团结互助。在徽派建筑中的风水中,将藏风聚气的概念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到过徽州的朋友应该都记得进了正门后首先是天井。这天井就是朱雀明堂,明堂水聚多财帛,水有聚气之功,也就是聚财之效。天井如人之鼻,相学中鼻为山根財库,是主掌财富的重要之所。所以在徽派建筑中,天井见水也是藏风聚气,家族聚财的体现。

HXJ_2081.jpg

八卦代表着每一个家庭成员。在徽派建筑中,方正无缺的建筑造型不仅把每一个人都考虑在其中,而且通过建筑格局的环境划分,聚拢拿捏与分散阻隔,将重要的人靠近正房,不重要的则远离正房,如此等级次序严格规整,将长幼有序、尊卑有别的家庭礼制引入其中。

正房对应的是首脑,为家庭权力的中枢,父母的居住和会客都在此处。所以是整个宅中最高的建筑,其屋顶要高出厢房和耳房,占据了后天八卦的乾坎艮三个代表男性的主要宫位,而后长幼有序分列左右东西厢房。

东方震卦对应长子住的是儿子,西方兑卦对应幼女住的是女儿。左边青龙方主阳宜高大为上可多得贵人之助,若低矮则主男丁不旺;右边白虎方主阴要略低为好,若高过东边的青龙方,则主女人当家,男丁不正且对妇女健康不利。若为两层女儿同样住在西边的绣楼之上。

在周易元亨利贞四字中,元为东方为万物生发之所,亨为南方万物茂盛生长,利在西方万物成熟收割而得利,贞在北方主冬藏。风水有云:宁可青龙高万丈,不可白虎半回头,就是因为东方青龙为贵人方位。在中国的古典名著《西厢记》中的崔莺莺夜会张生,便是住在西厢房。

在徽派建筑的等级划分中,将客房和下人都划分居住在南方的厢房之内,其建筑高度最为低矮,如此作为厅堂正对的案山,主出科甲文人。刘伯温在《堪舆漫兴》中有云:面前有案值千金,远看齐眉近应心。案山过高便是奴大欺主之象。

徽派建筑中,令人记忆最深的就是错落有致,黑白辉映的马头墙,使人感觉到一种明朗素雅和层次分明的韵律之美。因为徽派建筑大多村落房屋密集,又以木质结构为主,于是便在两山墙的顶部砌筑有高出屋面的马头墙,以此来应对邻居发生火灾时,隔断火势顺房蔓延的作用。

马是升官发财的吉祥瑞兽。所以有一马当先,马上封侯,马到成功的成语,于是马头墙的造型又有了风水学的文化寓意,将其分为金印式或朝笏式,并从两叠三叠甚至多至五叠,俗称五岳朝天,体现了读书作官,学优从仕的理想追求。在古徽州的村落中,隐喻着整个宗族生气勃勃,兴旺发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