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理何知经:形峦派风水秘诀,有缘人请珍惜

  • 作者:凌通
  • 分類:阴阳风水
  • 時間:2018-03-01 09:11:25

很多堪舆从业者们,总在各个理气门派中纠结于哪家对错,以至忽略了风水学自古以来峦头为体,理气为用的根本。峦头讲究的是自然山川的大形势,而地理最终目的就是巧妙借用自然之势。而今舍本逐末,实乃可悲可叹。

若将地理比作衣裳,形峦之地的好坏就如同布料档次高低之别,理气又好比裁缝,不同衣料裁剪出来的衣服,其档次一看便知,笔者此言绝非否定理气之功,而是要分清格局之高低与本末之区别。

宋朝陵萝子曾有堪舆著作《通玄鬼灵经》,该经分上下两卷,上卷有《阴宅入坟断》《发贵论·发富论》《贫贱论·贤愚论》《子息论·兄弟论·妻妾论》和《疾病论》。下卷有《怪异论》《阳宅入门断》《何知经》《相宅法·相屋经》《阴阳宅断》《覆坟经》《十二支风断》《八风断·望山断》。

陵萝子将此经传于张义士之后,张义士又将其藏于石室之中,人皆不可得,实为地理传承之憾事。幸而后被六洞山人涉山川路出新安,在今安徽黄山地区的歙县,竟于穷乡僻壤间的一家古物铺中以重金购得,而后又为李崇仰购得,李遂将此经编校出版。

笔者有感于此,故将地理《何知经》公开,经文虽短,但字字珠玑,正如民间所说:真传一页纸,家传万卷书;妙法不多三五句,千金不与世人传。此经是以形峦判断阴地阳宅的吉凶,见景生情触机应变,百不失一纤毫不爽,望有缘人切切珍惜为念。

何知人家富了贫,山脚歪斜水翻身;何知人家贫了贫,下砂空旷不朝坟。

何知人家富了富,下砂重重来相顾;何知人家贵了贵,文笔尖峰当面起。

何知人家久富豪,一重高了一重高;何知人家退败时,一重低了一重低。

何知人家吊颈死,龙虎头上一条路;何知人家出孤寡,朝山反背孤峰也。

何知人家出少亡,前也塘兮后也塘;何知人家少子孙,前后左右高过身。

何知人家两姓居,一边山紧一边无;何知人家不久年,有一边来没一边。

何知人家常换姓,龙穴不真砂水顺;何知人家被火烧,四边山脚似芭蕉。

何知人家女淫乱,塘坳路硬水沟反;何知人家多啼哭,前面有个鬼神屋。

何知人家不旺财,只是源头无水来;何知人家主离乡,一山走窜到明堂。

何知人家受孤凄,水走明堂似簸箕;何知人家修善缘,分明有个香炉山。

何知人家会行师,桃符山现有香炉;何知人家出猥亵,前面必窄不宽舒。

何知人家出瘸跛,前面金星齐带火;何知人家眼不明,明堂内面一土墩。

何知人家致死来,停尸山在面前排;何知坟中少骨殖,后来龙脉无生气。

何知坟中骨颠倒,只因凹缺风来扫;何知见祸在何年,太岁加临凶断然。

何知白蚁吃棺材,只为廉贞入水来;何知牲仆俱不旺,前山走了不归向。

何知泥水满棺中,文曲迢迢向穴冲;何知人家是非频,朱雀开口路对门。

何知人家多病怪,三阳不照阴暗成;何知人圆物不圆,白虎庚辛響器添。

何知旗牌不宜竖,水族鱼鳖小器地;何知人家天伤人,戌土恶石正对门。

何知人家有官事,白虎圆峰高耸起;何知逆溝病疽淫,艮宅坎上添一坟。

遥遥一个好阳基,山环水聚龙虎宜;屋上青黑人兴旺,屋上白兮孝服随。

纯黑定好招口舌,黄为喜气不须疑;红黄财兴人丁旺,紫气应知产贵儿。

红黄一半才发福,紫气一半升官职;半边白色主孤寡,半边青色主安宁。

墻上白色官非至,门路白色事非轻。前檐初破主贼盜,后塘若破官事临。

檐柱对门招口舌,堤路口舌小儿刑;左边有塘长房亏,右边有塘主换妻。

背后有塘克小口,大小塘连孤寡地;须防桃树当门照,不打官事也损妻。

前有芭蕉后有店,几番寡妇哭啼啼;门户相对损牛马,墙垣反逼出贼人。

门前砂石兒女杀,一向积水宅母危;门前峰秀家必贵,山有峦头父子齐。

若见此等当速改,免得旁人说是非。望见门前一双石,瘟疫牛马有灾厄。

丁字屋现子杀父,全家不孝传邻里。媳妇亦同公公眠,弟媳常为伯伯妻。

两边树儿来相射,口舌官事不得休;心气酸痛难过日,燕子去时家长亏。

两路对射儿便哑,至身路反出跛儿;赤土一堆常患眼,白土一堆堕胎儿。

天井直方埋儿杀,天井闭塞女黄饥;鬼路开门生儿子,两路冲來大不宜。

树上有胞应孝服,左边男子右女辈;外来孝服外边起,內有孝服内边随。

凡到人家先看房,看人住房有主张;门路屋柱厅堂簷,若瓦落时家长亡。

屋倒东兮宅长死,屋倒西兮宅母亏;屋檐倒左长男死,倒右小子恐无儿。

天井阶檐此中招,说与时师仔细论;住屋中高两头低,三年两度哭孙儿。

左边壁大损妻房,右边壁大长出寡;八方空缺分吉凶,福祸男女长幼推。

前大后小人渐贫,左大右小男不才;中大长败中小好,后低又密四平吉。

左高家和右女恶,旗地威武带反飞;寺若当门男女淫,时常啼哭小口争。

牢若当门常惹瘟,死树当门常受贫;水路当门口舌侵,碾磨当门淫乱情。

前后箭射口舌兴,宅地干燥人灵耗;突然落时真堪悲,断他性命顷刻危。

小屋倒破在门前,官非起连连;破屋当门直射沖,人损血財空。

水碓忽然打入屋,少死人丁哭; 门前左边有池塘,代代换妻房。

两边池塘中心路,自缢少年亡;门前一塘似斗圆,世代积闲钱。

池塘若是有三角,男女多隔角; 三口塘如品字样,富貴人丁旺。

三树四树大门边,富貴有名声;树尾后枝尽指门,橫事又相连。

厅中两壁般般大,男女无损害;人家若造四字屋,骑马食天禄。

人家若偷第二柱,次房定难住; 上架第三柱作栋,第三房主凶。

对门有独树,寡母堂上住;井屋对大门,妇人多内乱。

大树当门口,病疾常年有;门前石屡续,祸事临门哭。

大门对空屋,男女常啼哭;两家门相对,必有一家退。

大门对树林,眼目不光明;篱墙反相外,被贼盗家财。

篱墙多破碎,家计年年退;篱墙转弯弯,富贵保长年。

若见厅中窟,冷退损六畜。有堂无厅宅,男女多招厄。